淫蕩的三母女





(0)小妹的自白



查比利甘是女人的剋星因為他年輕英俊,雄健如一頭公牛,腰纏萬貫,個人財富足以買下好幾個國家,而且他還沒有結婚!!



風姿猶存的媽媽、風騷可人的嫂子,還有靚麗可人的我,都情不自禁陷入他的情網,越陷越深,不能自拔。也就是說,娘三個擁有同一個情人。



媽媽剛四十出頭,絲毫沒有因生過孩子而顯得蒼老,相反,經過男人露滴桃花,變得更風情萬種,成熟性感了。這個年紀的女人正是如狼似虎賽過金錢豹的季節,何況又是一個寡居人。



嫂子大我一歲,典型的美人坯子,浪漫驕傲,不喜歡別人安排生活,但胳膊擰不過大腿,被包辦給哥哥。她為了發洩內心的憤懣,在洞房花燭的夜晚,撇開爛醉如泥的丈夫鑽進了查比利甘的被窩兒,之後她就被迷住了,把生命融入另一個男人。



其實最開始,查比利甘是我一個人的情人,在巴黎那片小灌木叢裡,我心甘情?讓他採摘了花蜜,因為我愛他愛得發瘋。沒想到,介紹他到家時,媽媽對他一見忠情,主動勾引查比利甘上她的床;嫂子主動為他開放。



和我競爭情人的,一個是我親娘,一個是我的嫂子,除了彼此心照不宣,又有什麼辦法?要知道他是破了嫂子和我處女花身,喝了我們的原汁原漿,也是佔有媽媽第二次青春的男人呵!



發生在每個女人身上的這種事,不必誰點破,尤其生活在一個家庭裡,當然佔盡便宜的永遠是男人。



一開始,我們都彼此保持默契,男人也不那麼大膽,每次只要一個人。但終究男人的貪慾無限,他逐漸變得肆無忌憚。在我們不得不允許他當著我們三人的面向其中任何一人表示親近(像摸摸臉蛋兒、碰碰胸脯啦、掐一把屁股、吻一吻櫻唇啦、說幾句勾情話啦……)之後,他變本加厲,最終我們允許他把我們兩個或乾脆娘 兒壓倒在一張床上輪著操個地覆天翻。



我們不得不心甘情?,因為他實在是天下少有的男人,強大得我們沒有哪一個能單獨承受他一次又一次永不疲倦地猛烈攻擊,即使是經過千錘百練,床第間熟識老道的媽媽,也不能滿足他的慾望。



後來查比利甘決定投資興建越南公司,由媽媽、嫂子和我共同管理,他是建金屋以藏嬌娃。我們的男人每年在世界各地和越南之間往返數次,名為「巡視」公司工作,實際上是為了我們作為公司管理者,沐浴洗理之後,赤裸裸在他的身下向他匯報工作……



(1)慾火中燒的男人



天黑了,嫂子沒回到哥哥床上。從我們臉上綻放的笑容不難猜出,我們的男人來巡視工作了。



花園別墅似的公司豪華臥室裡,查比利甘穿著睡衣,坐在寬大加長的真皮沙發裡,左手摟住一個著粉紅色睡衣的美人,那是嫂子;右手摟著一個穿淺黃睡衣的美人,那就是我了。兩個頭髮都還濕漉漉的女人,剛從浴室裡洗浴出來,而媽媽還沒洗完呢。



看著兩個把臉偎在他懷裡的乖巧女人,男人臉上露出微笑︰「寶貝,不知道你們又研究出什麼菜來讓老闆一一品嚐,嗯?我的小乖乖們。」



「啵……啵……」他邊說邊各吻了我們一下,手不老實地探開我們睡衣的前襟伸了進去……



「嗯,壞嘛……」兩個女人都不由扭動起來,四隻粉拳雨點兒般捶上寬闊的胸膛。



「哈哈……我的東方美人兒,我要讓你們統統地……」他做了一個殺頭的姿勢,然後一隻手伸進人家懷裡佔便宜,捏人家峰頂;另一隻手則從嫂子的懷裡拿出來,挑逗地掐了掐她奶洗般的臉蛋兒……



我的臉登時通紅,當然明白男人的意思,我羞怯地使勁往他的懷裡鑽,身子扭動著,不滿地同時也是幸福地「嗯」了一聲,因為我感到有力的大手一下攥緊了他的小馬子堅挺沈甸的乳子……



嫂子則從男人懷裡直起身,端過旁邊的香酩︰「哼!真壞,嘴巴好臭……」



嫂子快速地喝一口茶含住,搬過男人的頭,嘴貼在他唇上,把一口水全渡進男人的嘴裡︰「讓你臭……」



「……」我笑著幸災樂禍。



但沒提防男人在瞪我一眼後,一把揪住我,不等我明白過來,就對住我的嘴把一口水又全渡進我的口裡,再一捏我的鼻子……



「哈哈……」這回男人和嫂子一起笑起來。措不及防的我硬生生把那口嫂子渡給男人、男人又吐到我嘴裡的水全嚥了,嗆得直翻白眼。



看到我的滑稽相,他們笑得更厲害了。我嗔怒地用手擋住胸口,強喘過一口氣,我的粉拳爆豆似的擂上了男人的胸︰「你壞!你壞!你壞……」



嫂子在旁邊笑得更歡︰「打是親,罵是愛……」邊笑她還邊羞我。



「哼,嫂子你更壞……」我頭貼到男人懷裡,嬌扭著身子︰「嗯,哥哥,一會兒你要狠狠地整整她嘛,替人家出氣……」



「噢,小妹來火了,別生氣哦!嫂子這就鋪床去,讓哥替妹子消消火……」說罷嫂子真站起身,扭搭搭奔佔據半個屋子的水床走去。



「嫂子,你壞嘛……查,你看嘛……」我嗔怒地跺腳,在男人懷裡又一陣扭動。但抓在我胸脯的手握得更有力了,另一隻從嫂子身上收回的手也攬在我的後背上,把我緊貼著,男人眼中噴著火盯著我……



我更羞了,騷騷地柔聲︰「哥哥,你,你壞嘛……」怯怯地撲進男人懷。



男人把我扯起來︰「小混蛋,我的心肝……」緊緊地抱住我,唇遞了上來。



我閉上眼,湊上小嘴迎住男人,雙手緊緊勾住男人脖子。男人吻住我鮮嫩櫻唇,攬著我的手慢慢移到渾圓的屁股上托摸,他舌尖兒頂開我的皓齒,擠進來,抵住我小舌,再住裡探尋……我抵抗著,無濟於事,絲毫擋不住進攻,不得不和他纏繞。奶房被壓得緊緊地生痛,頭暈乎乎的……



男人撩起我睡衣,從下邊開縫處把手伸進來,在我光滑的小腹上撫摩著,向下、向下……



「噢……」